星空夜何人幻化指道 穿墙语道破几何 怪梦一个

一梦2020年10月18日夜,入睡半夜凌晨后,怪梦又起。知幼时家乡魏公东侧有坟处,我疾步飞跳,越过坟茔之地,却落在高顶如炮楼之上,上有一古坟,疾而又调,落下河流处。拈香2支,揖拱拜天地或者不知之,路人而过是化为故友,曰:会不会。对曰:会。拜毕!有人侃侃而谈,指望星空。曰:天象昭昭。我望于手指处。星空深邃,天星栩栩如生,时而化为人形,时而化为虫蛇弓形。走前几步,天突白昼,艳阳中天,又走,换为夜空。故人嘴里涛涛,满是天文形象,胡言乱语,我听得似懂非懂,也对答。醒来也记不清多少了。又梦遇一故人乃非其人

白日偶遇黄皮子梦中再遇为何由

2020年9月28日下午5点左右,于东郊菜市场北侧的桥西侧绿化带中,偶遇一只黄皮子,他在寻寻觅觅,或许是饿了,天未见黑色,微冷。我始终在注视着他,而且急忙掏出手机拍他的行踪,他沿着河边摸摸索索的,默默的寻找,我觉得他没有发现我,或者他根本不在乎我发现了他,视频转小坐圈看了,她说别看了,不好。我没在意。本身我知道他这种善于修心的动物,最是灵通。是夜,我与坤亲,坐于高殿之上,圆榻中。入门处有3之长形动物,弓腰大尾(想是它了),入门徘徊于床下。其中一个小者,从床上闯入。坤掇起放于转盘之中收伏,其最大者

玉米地转幻一宅幻来又去 鬼魅跟随

2020年4月8日,丑至寅时,回梦大作。孤独穿行秋风初冷之玉米田中,老树残枝零星散布。疾驰速度此间,有一鬼魅紧随其后,尾甩不掉,几乎吞噬吾身。冷汗捏拳,疾走到尽头,乃是一条干涸的河流,中间横跨一道土拱,其间部分,独有一缝,溪水涓流,渡过方无小鬼跟随。方渡,忽有三人为伴,似我中外我,外中我友。其中一人为君,左右以其为呼唤。延引至一宅院,一楼为入口,口有延厅,是为稳固导气之中名堂,叹为好。二楼所,别有洞天,广大数间,似有今之万达造型,左右穿廊,吵吵嚷嚷,似人喧,又乎非人所语,盈盈闹闹,晓声细语,吾左

夜梦北方旧院落遇二神仙泄签语

昨夜梦中,遇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朋友,引我进去村庄的一个院落人家,门口立着一个闲人,院落传统北方的布局,正堂里一个二神仙,左为签语的纸张,右侧为收钱的女丫小斯,进堂叩首,见友人在左侧的签语的纸堆里摸索,叩首毕,我亦如此,见签语的纸张都在一叠旧衣服之中,我选一件吾妻似曾穿过的,包着签语的纸递给正堂的二神仙。随即嘴里念叨的不停,摇头晃脑。耳朵边也都是嗡嗡的作响,用尽耳朵去倾听,也不深清晰。遂大声忿语,您说什么啊?!二神仙侧目,略带愤恨之色,清声朗晰: 上面一个天,下面一个天, 你在中间。说毕,我对语,此

梦到黄鳝和厕所里的大便屎

昨晚上做梦, 在厕所里转悠 到处都是屎,稍不留意就踩了一脚,厕所里还有个池子里面有鱼和黄鳝,我掉进去,被黄鳝咬住不放。次日中午有了结果。

此生只可梦中见-鉴于俗尘之中和梦幻之间的

梦里倒翻,穿云过山,一夜负累似多少年,甩不开的美人幽恨,妩媚的容颜。带雨花间的想见,是聊赖一生的醉汉,满眼盈衫。此生只可梦中见,别了俗尘。空转!空转!初觉醒来,还归世间。问你,还记得那少年?2018.8.29晨

见虚-寅夜见梦中人作

风携云海一波事,平江复彼虚人生。烟霭弥淼何归处,回首瞭望不见尘。2018-8.28夜04.47分作

见虚-寅夜见梦中人作

星梦拾遗-给梦中的你

君听:春雨轰隆 ,虫子合鸣, 秋夜寂寥, 热酒望雪。魑魅魍魉 ,踽踽凉凉,婀娜勾线, 四海八荒。隐隐窥望, 秋风入窗,琵琶一曲 ,无限哀伤。莺歌摇曳,左右盼望, 冢中枯骨, 嗟叹无常。ps:或梦、或醒、或生、或死、或荣、或辱、或喜、或悲、或看不透

迁无痕

偶突生感应,特未睡作诗,正契合2004年在宿迁项王故里时有感项王而作的醉花阴,似有前世今生梦回绕佰肠之感,或许是宿世的缘分。 

梦龙

诉青何北,所依北斗。巽方指望,金山盈盈。树梢如荠,左右微动。巽右七星,浮云半遮。金辰如栩,熠熠生光。首尾互动。倏间变幻。盘旋浩宇。紫金环生。上俯冲下,穿廊而过。徘徊数周,不知其数。一童掣住,辰掩如静。引身而飞,华梦大醒。2015.5.3其中所示,待后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