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随

你啊,不要在梦的阴暗角落中,守着那朵小花,苦苦的地守侯。 我会带着你,走遍海角天涯,在火车厢里,汽车上,繁华闹街里,小巷中,旅馆里。 无论是飘泊,还是安定,有你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尾随你的身旁。 2004.12.29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巷子里的少女

 冬天的少女是出处于和世间隔绝的地方,漫步着的少女啊,你一定是在周末的午后洗完澡的吧。我在小巷里看见你了,湿润亮长的发丝垂下,遮住你羞怯的眼睛,我用心儿把你送到巷深里。你是谁家的小女儿,巷子里的少女。2004.12.19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那一片荒地

当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已在我的远方,静静地承受着那漫天雪花的重量。悄无声息的坠落里,那一片沉沉的荒地。你是在等待,寒冬以后,是孕育的时机在暗暗的土地里。沃壮了一个冬的土地啊,总有那么一天会留下一双脚印,深深印痕在不可忘却的记忆中。孩子啊,放学归来你可路过那一片荒地。雪停了天黑尽了,年老的奶奶告诉孙子说,你爸妈还未归来呢。孩子有一丝失落和惆怅,那一片荒地会有人去探望她的。 2004.12.2

鸟窝

鸟窝 碗口一样的门,面朝着苍天,风霜雪雨来了,只是稍沾湿了一点边沿。这是鸟的家,人们的眼光无法权衡它的国度。远行的鸟归巢了,此际的人们啊,还在继续飘流寻觅什么呢。回家吧       2004.12.16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我看见了一对老夫妇

我看见了一对老夫妇,双双坐在一起吃着黄颜色的橘子。眼睛老的看不见东西,我知道他们没有老,反而益加的芳香四溢。我深爱他们的,我看见了一双拖鞋,鞋是红颜色的,脚面上有一朵大大的红色向日葵花。我想一定适合她,但我没有去告诉她,这一天我所见到的,这一天里我心想谁。   2004.12.5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年二首

年(-)孤独是难忘的,立在窗口望着秃掉干净的树枝,才真正体会是冬末的季节。昨日才是郁郁苍苍的,她还指着丛林说,看那 那只自由的鸟儿。而今日已能看见树林后面的旷野了。 2004.12.14作隶属诗集<<冬的诗>>年《2》站在窗口,看着已秃掉的片片丛林,不知不觉间,树林又翠绿起来,新的一年又来了。      

我愿是一条狗

我愿是一条狗,跟着狗群,漫游在了无人烟的荒凉里。我爱那里的天,我爱那里的树。在那里,没有什么东西会施舍,没有什么我会渴望,我可以无挂念的奔跑,游荡。 2004.12.6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预兆

走在风清气朗行人纷纷的,矿空下,大街上,或在冷清空寂荫蔽的,秋暮里,悲调里。昨晚你是否做了梦,或许是不无关联的感情在梦里延迟纠葛,或是无意的预兆,一定会出现在人生部和时代的岁月里。   2004.12.10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永远坚强

 因为远方的未知和渺茫,所以我要坚强。不管你我尽尝过多少的酸苦,告诉自己说,你必须坚强。曾经是那么脆弱,一定是坚强让你振作。不论你有多么绝望,朋友 面对这人生,默默告诉自己说,永远坚强。未来你必定成为强者,因为烈火锤炼真我。  2004.12.9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未知

 谁敢说,谁了解这世界。你的眼睛,能够洞察宇宙深处的一颗尘埃欲要躁动,如果是这样我就要诉斥你的轻狂。岂知一叶的凋黄,那金碧的秋日必将现于眼前。这个活生现实的一切不是虚幻如梦醒初时的空白,失落的人正在感叹时兴头中的往事。我不是清醒的,而当忆起作幼小儿时从清澈的水底冒出水面的感觉,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季节无论是周边的人群,没有理由使他们变的如此头胀,大脑的四周蒙上了晕一般的云彩,可知那朵

         艰程的途上,       杂花朵朵,       时不散落芬芳。       抚摩你,   

尘缘

            这是情缘的错,     我在恍然中知道,     你的爱是那磨的辛苦。     你的一切,     你的心

动乱

 人们在惶恐,马路上的青蛙匆匆急跳着。冲向路边的水沟,步伐是紧促的颤抖。或沉浸于囫囵的世界里,或瞪大着双眼,悄瞅窗外不安的事情。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哪里是方向,动乱年代里,惟有动乱。   2004.9.20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光明

 灯火照的通室光亮,时刻惦念熄灯。黑暗出现在眼幕里,唯有面对。  2004.9.22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黑夜与光明

 黑夜是一张网,撒向了怯胆的人们,他们害怕畏惧这黑的夜,连同夜的颜色。当夜幕拉下,人们恐怖的言语,小声议议这一切带来的命运。其实命运的不幸,是死亡的早夭,那人们还要害怕什么呢。光明就是黑夜里,恐惧布满心中的人心中的煽煽灯火,不死的心 天一定会亮。黑夜也要变光明,黑夜的感觉 光明的触动,仅是心的两端。  2004.9.7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还有什么

 除了我自己,我还有什么是我自己的.除了亲人,我还有什么可满足的.除了痛熬,我还有什么属于我自己的快乐.除了诅骂,我还有什么聊以自慰的武器.除了瑟缩一隅,我还有什么可以行动.除了这太阳依旧照耀,我还有什么光明.除了风骚的妓女,我还有什么丰富的联想.除了败落,我还有什么.。。。这世界有不尽黑暗的角落,还有什么  2004.9.9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平静

平静,一种性格的体现。平静,是生活的最终。有人说,平静是一湖水,像镜子一样的时候。我说,平静,就是疯狂之后。  2004.9.13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秋暮

秋暮死黄的枝和叶,残月的空穹映布下,是秋末了。万象生机呢,有的人归家了。沙沙沙,枯枝伫立,是死了 活了,管他。。。。。闭上眼睛进入囫囵,活下去,秋暮无论其他,皆为一视。  2004.9.28中秋节作隶属诗集<<冬的诗>>

在这个季节

 你或在轰烈中,在这个季节,我在傻呆着。你或在开创中,在这个季节,我在睡梦中。你或在热恋中,在这个季节。我在败斥着真情,你或在积极状态里,在这个季节。我在瑟缩一角,你或在看着我,在这个季节。我在看着你,但觉的你很遥美,在这个季节里。 2004.9.10(教师节)隶属诗集<<冬的诗>>

月夜

 月儿 你什么时候就挂在我的头顶,多么明朗柔和的光。月儿啊 你为什么偏偏在我独寂时,才越加耀眼。月儿 你周围的云彩今天怎么如此淡白。月儿啊,照耀在小河水里,清风里闪闪泛着水银色的光。月儿 你要照多久啊,我可不敢等待呀,月夜寂寂寥寥 虫子鸟儿独唱。 2004.9.19隶属诗集<<冬的诗>>

月儿圆

 月儿圆,圆如盘,月下的人啊,盼团圆。这里无论是那里,哪有这般遥远。月儿亮,亮如。。。。。。。。。亮如母亲的心,心啊,紧紧相连。 2004.9.28中秋节隶属诗集<<冬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