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圆

 月儿圆,圆如盘,月下的人啊,盼团圆。这里无论是那里,哪有这般遥远。月儿亮,亮如。。。。。。。。。亮如母亲的心,心啊,紧紧相连。 2004.9.28中秋节隶属诗集<<冬的诗>>

我与生活

生活走动奔向我的期待,然而期待,期待犹如风中飘扬的花瓣,回旋没有了定向。待到花儿散去,稀落在泥土的疙瘩缝里,我轮进了这样的生活。命运正如一片片花瓣,不知它自己会飘在何方,一个人的生活,正如一个人。  2004.9.6隶属诗集<<冬的诗>>

我的初恋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昏暗的路灯,延伸在黑色的夜幕里。这土地上,灯以外的地方,黝暗的尽是黑,哪里看见尽头。就是这暗夜将这里与世隔绝,我的初恋就在这里。爱人就在这里的土地上,路旁的参差野草,黑暗里面飘来的绿色气味,那里有我的初恋。就是在月残星稀的小路下,想着农田中的玉米棒儿,正待收割。亲人们啊在收获,我的初恋在田野。小河静静的,荷花开满池塘。秋深了,柳叶片子在秋风中散落,回旋在干爽的空气里。

                我的感情是大风吗    人在什么时刻会疯\疯狂呢    在诅骂自己的一切    什么呢啊   &n

日记

灰黑的记忆,日子里满是以往。灿烂的日子,日记显的万分重要。日复一日,一月又一年的记载。曾有的夕阳,黄颜色的霞光,映出在一切万物之上,这就是记忆。以一种符号来唤起记忆,曾有的岁月,是多么不合时代,如此的峥嵘。曾有的岁月,亦有蹉跎,多么地感伤。日日的记述,总有不解的情调。已经看不透了,调过脸无视,日子一样地过,为人生之艺术,使用思想与文字去述说。 2004.9.8隶属诗集<<冬的

九重天

九重天谁家的屋脊?谁家的音乐?我的眼光!我的心情!九重天啊!却已经是湛蓝了.   2004.12.5 隶属诗集<<冬的诗>>

那只是一种感觉

一种感觉,伴有温馨快乐的旋律,我们谈笑的心理默许的欢乐。一种感觉,忙碌里看不见了心情,而却带有无从考究 淡淡的忧伤。一种感觉,栉风沐雨 ,只是一个惋惜 说不愿意放弃。一种感觉,不知不觉的已经上了年轮,已经忘记了。一种感觉,我愿随风而去,转过眼一看 却只是风扇在摇摆。一种感觉,沉默的时候 不知名的忧怨,笑起来都散去。一种感觉,你懂的很彻底,你反而来质问我。一种感觉,有人在望着我,那只是一

相逢总是在雨天

相逢总是在雨天知了 嘶鸣的很凄惨。在一个恼人的午后,因为不知明由的烦恼,掉进了 冥想的世界。是什么事情让你不快?何故要执意阑珊?诗词在情浓中更添加了涌动。雨打绿叶狂 窗口凝望,地上草已疯长。只一人在树下,是天在惆怅。相逢你总是在雨天,雨水生来究竟有多少过往。知了依旧嘶鸣不休,雨水还在拍打绿叶发声响。多少回了?多少的过往?相逢总是在雨天,对雨笑望。2012年7月13日

泛梦

 夏了  盛开后的春花对着太阳微笑哪里都可以酣睡不愿醒来的午后在花丛的底下仰望花朵的薄薄花瓣透着阳光眼睛在半梦半醒中徘徊泛梦在朦胧 太阳 花朵 草丛之间 

献诗

谁在美丽的早晨谁在这一首诗中谁在美丽的火中 飞行并对我有无限的赠与谁在炊烟散尽的村庄谁在晴朗的高空天上的白云是谁的伴侣谁身体黑如夜晚 两翼雪白在思念 在鸣叫谁在美丽的早晨谁在这一首诗中

无名的野花

   看不见你,十六岁的你 看不见无名的,芳香的 正在开花的你。    看不见提着鞋子 在雨中 走在大草原上的 恍惚的女神    看不见你,小小的年纪 一身红色地走在 空荡荡的风中   来到我身边, 你已经成熟, 你的头发垂下像黑夜。 我是黑夜中孤独的僧侣 埋下种籽在石窟中, 我将这九盏灯 嵌入我的肋骨。  

吹风的日子

                  吹风的日子                      吹风拂过我的和你的脸,          不要慨叹这风的轻,          风的好,            和着你的清悦的心情.          珍藏在心田里,          等着吧.

情惑

               情惑     世人在诅骂花心的男人,     笑谈怒骂水性的女人,     试问世人是否想到, &n

十八里路

                            诗人说,     &nb

           船   啊---惨   哎---平缓的现在   今天的前一天晚上   我撇下了人群   进入了冥想   那是一个世界   用物质无法隔离的

爱在十月

     爱在十月,                             来的是踏着秋

    喜至深处便生悲,    是爱与不爱,    我实难决策.    怜我可寒碜,    她多完好,    我该自怜逼己放弃.        绕心紊狂乱,&n

鬼丽影

鬼丽影 我的身体里附着一个鬼,在我脆弱的时候,就是他猖獗的时刻,他啃噬着我的肉体.惧怕的厉害,千万别咬破我的心啊,我祈求谁呢?是我信仰的宗教之神 是吗,可神阿,不接纳我的身体,附着鬼的邪恶的人,我向何处求神拜佛.任凭这鬼吞噬我吧,看我会不会死掉,像个发了疯的狗.咬你咬他,可终究会死的惨.昼间鬼猖了,夜间也不敢放过我,他偏要闯进梦里去.青面獠牙舞爪张牙,他在布置的恐慌背景下,用发颤的声音,

落魄人物

 子曰诗云传出了不可计数的年代,浸透了数不胜数的人群.子曰 不患人知不已知,患不知人焉.为什么要接受孔子,我要谨慎,什么啊,我的内心就是野马,驰骋.这个地方另我窒息,另我要去反抗,我本不想惹怒,天意可竟如此.我接受天的宿命,还是我去创造阿.宿命啊,这是自慰的懦弱的言词,创造阿,上帝会喜爱你这个儿子.人与人 地方与地方,落魄人物.仇恨 厌恶 隔阂便生于此间,流言 离间那是落魄人物的腌,鄙视

陌路情

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可你有话对我说吗.有些感情还是隐藏的好,有时结果是你我始料不及的,我还是缄默.隐忍着这情的苦,等着我未来的爱人吧.2003.12.10隶属诗集<十八里路 >>

惶惑时刻

天气这么冷,衣服还是秋末时候的.哪里找衣服添加,昨日是我的生日,有生来第一次记起自己的生日.那是和她聊天时,无意间提到的,晚上她不在,我便六神无主了.是爱吗,天这么冷,脚这么凉,睡前要用冷水洗脚,我该做什么,又做些什么,写了什么.乱 乱,一团麻中一红线,暂停笔思良久,听朋友言,便想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我怎能做李甲,原来她是真爱,我还等什么,以爱还爱吧,我想着我的爱人.爱人在想着我,我想对她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