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八卦十六种葬法-原文及其解读-大河图

  脉缓者,用盖法:当揭高放棺,以盖覆为义;脉急者,用粘法:当就低放棺,以粘缀为义;脉直者,用倚法:当挨偏放棺,以倚靠为义;脉不急不缓而横者,用撞法:当取直放棺,以冲撞为义。已上四法,高山阳龙用之。

大河图解读:

盖粘撞倚以上四法,高山阳龙用之。注意阳龙用之才是关键,而阳龙用的话,一般结阴穴,什么是阴穴,又什么是阳龙呢,看下段文字。

晕间凹陷者为阴穴,凸起者为阳穴,是谓两仪。就身作穴者为阴龙,宜阳穴;另起星峰作穴者为阳龙,宜阴穴,皆有饶减。或上截凸起,下截凹陷,或下截凸起,上截凹陷,或左右凹凸相兼者,为二气相感,则取阴阳交媾之中,升降聚会之所,不用饶减。大河图用简单形象的词汇去解读,四种情况,高、低、左右、中四种龙结的穴的状态。逐一解读,来脉太缓和,不陡急,则取他气脉高的地方以达到阴阳平和,用盖字,盖就是取顶部的意思,所以说放高棺木。注意总原则就是取气脉的阴阳平衡,这是说破了一分钱不值,不说破价值千金的道理。以此推之,如果气脉来的很急迫,如何取平衡阴阳呢?我相信聪明的您已经知道了,急迫而来,就缓缓的接受交媾啊,所以阴阳平衡,把棺木放低,所以用粘,粘就是无力的依靠,这也是中国文字的奥秘,我们想想粘的,肯定是不那面有力量的,看文字就是一厘米的力道,犹如点缀一般,取其中气脉缓和处,求其中阴阳平和之气。再来看,如果气脉直直而来,这个时候,气脉够强大的过来了,咋办啊,即使在尽头脉弱的地方,恐怕也难承担他的力量,那就再求其次,把穴不要正对着这个直脉,躲着他靠近脉的左右边而放置棺木。而针对横龙不是急迫也不缓和的,则采用撞击。所以关键是平衡二字,还需要注意的地方,阳龙多采用阴穴,也是阴阳平衡。2021年3月19日大河图解读

  息之缓而短者,用斩法:当近顶放棺,以斩破为义;息之不缓不急而长者,用截法:当对腰放棺,以裁截为义;息之低者,用坠法:当凑脚临头放棺,以坠堕为义。已上四法,高山阴龙用之。

大河图解读

如水段重点要知道是用在阴龙上结穴适用的,阴龙和阳龙上面一段已经介绍,阴龙主要特点是就龙身作穴,用阳穴会是常见的形态。阴龙特点是比较生气绵软。脉息缓和和短者(脉不陡不急迫而且不高或者长),用斩穴法,就是在脉的离顶部最近的地方下放棺木,因为阴龙气本身就不是太强势,加上短矮之势,气脉本身就不是很强,如果放置太低,则取不到生气,所以取高处更能容易的取得真气。理解这些,我们再看不长的不急不缓和的情况下,我们就好理解了,用截断穴法,取中间,因为不急迫缓和,那么气脉在砂中行走的真气就是相对均匀的,而且脉比较长的,那么气脉在中间取是最有把握取得的,太远太近都容易把握不准,因为真气行走在中间是必经之路,取中间就必然可以取得,反之我们想想为什么不取远或者近呢,我想多数是真气远为始,近为竭。再看脉息低矮短的话,我们选择在脉息的尽头作穴,才可以更好的取得地气,加上本身脉地小,作的穴可能高度正好达到了来脉的头,这个脉是看近处的不要想的很远额。还需要读者自己思考的问题就是,阴龙阳穴。所以总结取穴位置的关键是取得真气并且平衡阴阳不弱不强。2021年4月8日大河图解读

  窟之狭者,用正法:当中心放棺,以中正为义;窟之阔者,用求法:当迎气放棺,以求索为义;窟之深者,用架法:当抽气放棺,四角立石,以架阁为义;窟之浅者,用折法:当量脉放棺,浅深中半,以比折为义。已上四法,平地阳龙用之。  

大河图解读

以下四种方法是在平地阳龙中用的,阳龙独立形成山为穴,多为阴穴。如果穴是狭小的,地域面积比较的小而且是洼地,注意是窟字。这个时候,要在穴的中心点作穴,此是正法。因为气脉小,偏左右上下都容易丢失真气,为有中,准确率更高。反之宽阔的窟,自然要在面积大的地方去寻找真气所在,这个时候所以叫做求法,至于如何求,无非是阴阳变化中找。

窟即是穴的大概范围,如果是深邃的,这个深度是指入地垂直的高度,很深的情况下,其实总得原则和迎气一个道理,只是会在深度的范围内去寻找一个气脉合适的深度,不能见底,所以用架法,架法注意并非架空。至于深度多少合适,应以证穴法量之。

当窟是浅的时候,用折法,全名是浅深中半法,其实这个不好理解,也好理解,我们看上面的窟狭,其实和浅其实意思表达的方向不同,意义一样。狭取中,浅也取中,取深度的中,因为太浅,这个时候还是以取得接到脉为主要目标,然后这个时候,多数会在取中的情况下把握更大,所以说以折为义。

总结以上4法,总原则无非还是取的龙气。大河图2021年4月14日编撰整理

突之单者,用挨法:当靠实放棺,以挨拶为义;突之双者,用并法:当取短放棺,以兼并为义;突之正者,用斜法:当闪仄放棺,以斜仄为义;突之偏者,用插法:当拨正放棺,以栽插为义。已上四法,平地阴龙用之。

大河图解读:

阴龙多结阳穴,突为阳,阳而又起单突,为阳中之阳,起于阴龙之上,为气脉变化之点,这个时候把棺木靠近逼迫突出的穴,取气的融合之处。

当出现双突的时候,选择其中短小的那个突点放置棺木,因为阴龙生阳穴,阳穴中有大小长短,为阳中又起阴阳变化,这个时候,在阳中取阴,所以为短之,阳穴中去阴阳变化之点是为兼并。

单突是正规有陡峭之势的时候,取点为避开,所以用斜法,闪躲冲气。反之单凸点偏斜,自然去其正点,用插法,这个点需要找,需要裁剪,所以名为裁插。

以上4法为阴龙阳穴中用之。大河图2021年4月16日编撰整理

  盖者,盖也,有如合盆之形。盖之脉自坤而见于乾,盖之法自乾而施于坤,垢复之妙存焉,天地之精见焉。顶薄则舍之,切勿疏略,慎毋苟且。盖小盖大,则伤其元气;盖大盖小,则闭其生气;盖上盖下,则脱其来气;盖下盖上,则失其止气;


  盖左盖右,或犯其剥气;盖右盖左,或受其冷气,纵得龙穴之妙,必遭横来之祸。顶薄舍盖云者,舍之不用,非舍上就下、舍高就卑之谓也。此以作穴言,彼以审穴言,意义自别,穴法不殊,略有差池,难致效验。  


  粘者,沾也。如沾恩宠之义。粘之脉自来而止于止,粘之法自止而止于尽。施承之道,攸存化生之意,将著下薄莫粘焉。理法少差,天渊悬隔。粘上粘下,则脱其来气;粘下粘上,则犯其暴气;粘右粘左,则失其正气;粘左粘右,或投其死气,纵得砂水之美,终是或承之羞。下薄莫粘云者,弃之不用,非弃低取高、弃下取上之谓也。苟粘之真的,虽下临长江大河,亦为无碍。工巧岂有下薄弃粘之理乎?


  倚者,依也,如依居之义。倚之脉自上而冲于下,倚之法自偏而傍于正。傍栖之形既成,变化之道自现。倚左倚右,或受冷;倚右倚左,或犯刚;倚上倚下,谓之脱脉;倚下倚上,谓之冲杀,纵得局面之奇,必见衰凌之患。本与挨法相似,但挨法施于突之平,倚法用于脉之直,天精天粹之机,至密至微之理,非上智其谁能知?


  撞者,抵也,如抵触之义。撞之脉自斜而就于正,撞之法自正而就于斜。斜来之脉既专,专一之情可见。撞上撞下,则气从上止;撞下撞上,则气从下出;撞重撞轻,则生气虚行;撞轻撞重,则生气太泄,纵得来脉之真,终失正脉之吉。本与插相似,但插施于突之傍,而撞施于脉之斜。一毫千里之远,江河几席之间,不可不察。


  斩者,断也。斩窃其生气,生气见于息之横。高不可侵顶,顶晕薄也;低不可近足,足底寒也。是以斩上恐失下,斩下怕失上,斩左右恐失中心,斩中心恐失左右。细观息象明白,次观穴情的当,然后以斩法施之,则上下左右自成体段。然息则体之微也,斩则用之广也。若不细察,遽尔投棺,则生气受伤,子母遭挫,纵得包藏之固,终非可久之道。且息象用斩,其息必小,小则难以投其大;斩施于息,其茔必大,大则难以容于小。必极到之理能明,斯中和之义自见。


  截者,剖也。剖辟其生气,生气露于息之直。高若侵巅,谓之剖首;低若站麓,谓之剖足。是以截上恐遗下,截下恐遗上,截左恐失右,截右恐失左。呵气而成,谓之一息。一息既成,贴于穴体。穴体微茫,切勿轻举。斩之息,多土意;截之息,多木意。横土用斩,截尽生意;直垂用截,接尽生意。势不相侔,作用过迥异。若不细玩,遽而轻投,则体用两伤,生气破泄,虽有美润之玉,恐损雕琢之手。大抵脉息之穴,不可双葬。正谓宁失之小,莫失之大。此方极当。


  吊者,悬也。悬提其生气,生气直奔入于息下,上不可过高,恐漏其气;下不可过低,恐犯其气。一阴既息,诸阳来复,半在息体之足,半在息体之衬。气交感而成形,形既完而成穴。左右自无可混,上下最宜斟酌。若不细用心思,则首受杀伐,足践风寒,左右虽有缠绵,本主自难抵敌。大抵与粘相似,但粘乃吊之垂,吊乃粘而起,因材施用之道。量职官人之义,须当此处辨之。


  坠者,落也,堕落其滴露。生气既完,如果脱蒂。上不可顶脉而扦,下不可离脉而作。顶不离弦,来意专一;足不离褥,生意直遂。息体丰盛,褥弦展转,穴星轩昂,吐出泡脉。坠左则就于偏枯;坠右则入于偏驳;坠下则来而不来;坠上则止所非止。须审吐落之情,并依坠落之法,若有怠忽,必失本体。亲上要退其刚硬之枯,就下要舒其呼吸之气,高不如吊,低不如粘,是为得之。


  正者,整也。整肃其身体,收敛其精神。窟象既小,生气初凝,过于大,未免伤其元气之真;入于深,岂不伤其细嫩之体?损其元气,则精神不足;坏其细嫩,则本体不完。古今葬者虽多,未必尽晓此法。是以地吉而人不吉,地美而人不美也。亦有上下之误,岂无左右之偏,阴阳妙合,归于中正之天。刚柔相济,止于中正之地。三分损益,一理推行,自然吻合。


  求者,度也。量度其大之止,追求其止之真。窟象既大,生气弥漫,过于大则气流而不专;过于小则气游而不息。流而不专则度之未真;游而不息则求之未切。虽见窝象,分明下穴,百无一发。是能求之于穴,不能求之于求也。亦有高低之错,岂无浅深之差。一真吐露,六义均停,一见了然,五行自著。上不容下,下不必上,斯义得之。


  架者,加也。加加于木,故名曰架。窟象既深,下藏阴杀。上而畏风,故气聚下;下而畏湿,故气泊上。下上受敌,故气凝中。失之于上,难免暴败之祸;失之于下,必受阴消之患。故当度其乘气之源,定其止聚之基。须先用木以渗其凶暴之情,然后加棺以颛其融溢之气。水性就下下之阴杀,见木即消;阴杀侵上上之暴气,遇风即散。生意不穷,嗣续蕃盛。若执夫窝不葬心之说,是未明通变之方者也。又有一法:破土尺余,四角立石,架棺六合,打墙培土。此须玄武、高龙、虎压乃可尔耳。天地玄机,由人干运,须凭目巧,总在心灵。


  折者,裁也。以斤裁也,以斤裁物,故名曰折。窟象既浅,四顾茫然。立于上,须要砂水均应;立于下,须看龙虎相登。若无包藏,则杀乘风旺;若有风杀,则气随风散。风旺则杀愈炽,气散则杀愈侵。故生气之避杀气,犹君子之避小人,须审其出彼入此之真机,预究其参前倚后之大势,折中其上下,分按其左右。深不过五,浅不失一,而折之义详矣。大抵正与架相似,而正则架之深;折与求相似,而折则求之阔,同而异,异而同,少有差殊。则施于甲者不免施于乙,用于丙者不免用于丁,欲求福祉,恐难致验。


  挨者,傍也。傍切其生气。突象既彰,阴脉单现,渺茫无际,恍惚无栖。无际则居止难定,无栖则捉摸难依。(后厥)须傍藉生生之气,借资化化之机,上不投其急而暴气冲和,下不受其寒而阴气旋复,此挨之法也。挨与倚相似,而挨则倚之切;倚与挨各别,而倚则挨之宽。可挨处如种之方芽,龙之将蛰,当挨处形如转皮,气如仰掌。


  并者,合也,合并其生气。突象两彰,阴脉重现,如浮鸥傍母之形,若嘉粟吐华之势。或两脉显其长短,或二突露其巨细,投其左则情意不专,投其右则生意不固,情意不专或值阴驳之祸,生意不固乃值亡阳之杀。故须乘其短而小者穴之,合其大而长者并之,相依不散,理势通同。斯则元辰完固而不伤,理气合一而不散,大义自觉,无事琐琐。


  斜者,切也,斜切其生气。凡见突脉直,下棺骸切莫授首,挨其弦则脉络不到,就其顶则气势猖强。不到之处谓之退落,猖强之处谓之刚雄。退落则阳中之阳偏,阳不生也;刚雄则阴中之阴偏,阴不成也。故斜而切之,斜则不直受其暴气,切则不疏远其真情,凶可去而吉可得,祸患远而福德旺,阴阳相扶,急缓相济,而斜穴之名义明矣。  


插者,下也,下插其生气。凡见突脉之斜,须详作穴之义。迎其来则去处牵扯,就其止则来处栖迟。故乘其过续之中,插之以枯朽之骨。可插处脉情活动,如横抛之势;当插处穴情昭著,似直撞之形。生气磅礴,源源不绝,聚气充盛,浩浩难穷。不绝则情意自专,难穷则功力自大,鬼福及人效验悠远,斯插法之理致极矣。

作者:大河图2021年3月19日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