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送给您心里朦胧入道的境界

万象


躲在被窝里开一扇窗,拿着无尽极望远镜。

看探着远处的灯火,要把未知放大,让温暖炙燃。

肉眼里都是黑黑如漆,黑的逆转成漩涡快如平面。

她的跑车里弥散音乐柔绵,

耳朵放大了一个心调,情海无边。

春秋繁重的花,香被水过滤,

只能把她的味道吸引到心里的阿赖耶。

老耼说生者如舌头,繁华小吃里尝尽美味,茅屋里素斋淡饮。


我的眼睛渐渐花了的时候,清晰只剩下曾经的印象,

剩余的是联想。

看着孩子光着屁股,瞅着门缝里重大的计议。

望着春花灿烂在河东,而今河西春柳冗长依依。

老婆子在孤灯下撵棉,是不是想起她对门的小弟。

眼珠转,看着房屋不动。眼睛直,看着白云盏变。

风来的时候,树梢在晃,你从哪里来的?

传说是火力生产过出,木头燃烧得力。

万象的风景,真的是所相非相,和我眼睛无关。


风在四季里变着花样的无孔不入,

对于它的印象,是莎莎索索,石头飞卷,触摸我的肌肤,接着割我的脸。

识别它 唯独耳朵,它的变幻如流水,和我的耳朵对接上了。

帝王恩泽如风吹大地,转眼间的事情,视我如仇敌,风言风语。

佳人儿正在和郎君厮磨耳鬓,明日不知道在谁金钱屋里流春。

东风徐徐拂面,西北之风里面刺骨,还是那个风吗,我还是那个我吗

二十四位的旋转将我溶化于一点吧,归于无极。


鼻息微微出入气流,与大地一起演奏着脉搏。

原始的森林绿色如漆,狠狠的在陆地上画了又画。

年轻的你,青丝正在,不懂世界的变迁。

风穿过你的发丝之间,冷飕飕的气流在暗黑里迁移。

我鼻子闻到的,贪婪享受,这美好有色气流,她变得温暖。

是什么千古不变的定律,必须要那般这样,看见青绿追着荒凉。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一直这样,好乏味的沧桑,一样。


2019年7月太仓,本来预想可以写的更长些,要表达的意思和境界还不是我最终想要的,可是那个灵感在我脑子里出现过我当时记住了,可被生活的琐事涤荡了,所以才有这个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