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腔秋水灌春愁

我有一腔秋水灌春愁 诗歌 万象 第1张

朗诵版本:点击下方播放器

我有一腔秋水藏在了你的心里好久了。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涌在胸膛里,满地恒流。

水天相接的地方,高高的桥弓顶上,我化成一点。

我在遥远里看到了自己,逐向那脚底下的一点水滴,

它泛着光辉,汩汩涓流。

卑微的我,能不能带走那还是去年留在这里的春意丝忧。

她已经疯迷了,发狂在秋的时节,却是春的哀愁。

趟过那条叫做横塘的河吧,到古镇的街道上,去看人流。


那挑着灯笼的人,跌跌闯闯的,烛影恍的眼黑。

矮矮的个头是毛头,白白的胡子是老翁,

轻盈的是青春,跌撞的是人生。

你和我一起都挑着太阳,当做了灯笼。

迷幻在秋风渐冷的暖阳里,稀疏的树叶缝里穿透了阳光。

早上很冷,中午,哦!那么温暖。


日暮的来临,水滚滚的东流,时代没有意义。

于肃杀的秋天中,我有意欣赏树梢上的月。

他在西北,弯弯的从视野灌木围成的暗淡灰圈圈里冒出。

冷凄的夜,入钩的月。

如钩的是新月,震的心里赢充着喜悦。

她略过山河,走过城市,藏进了乡村。

而我啊!还停留在她的冷冷一角,感伤春秋。


我在楼上,树梢在我面前,吃力的甩着,

抖一抖身上秋的重露,

它一直在身边,今天却刚刚进入我的眼睛里。

天越来越高了,空气渐冷,早上的水珠里都是白白的光。

看不见的,在高升,看的见的,在未改变中变了样。

自从开始到结束,果中哀叹,一滴水的柔弱。


我想起了你,风!那个无孔不入的家伙。

吹动了江河,暗示了覆机,

挑起玛丽莲的裙角,邪入了腠里。

酸甜苦辣是常态,深重的,总记得暗夜里风起。

世间里,多少眼泪,几转成悲。

我于一滴水中窥见了盈满走循,兜转负累。


浅滩水边,繁芜撩钩处留下一只鸟的脚印。

澹澹走行的河,绵长带弯处何人驻足浏览。

从震到望的月,冷凄柔黄中经过了多少变幻。

没有定向之风,从西边吹来的,和月色打着节拍。

黑夜茫茫中坠露,谁的衣服单薄,我有一腔秋水灌满了春愁。


2018.10.30太仓